首页 为何说清朝雍正皇帝的军事才能不高?

为何说清朝雍正皇帝的军事才能不高?

雍正最大的奉献,是以凌厉的手法廓清了康熙晚年的积弊,整理吏治,消除冗劣,改土归流;变革财务,整肃贪黩,使国库从头充分起来,为乾隆登基把清朝面向鼎盛发明了条件。但在军事上,雍正并不是一位出色的统帅。他尽…

雍正最大的奉献,是以凌厉的手法廓清了康熙晚年的积弊,整理吏治,消除冗劣,改土归流;变革财务,整肃贪黩,使国库从头充分起来,为乾隆登基把清朝面向鼎盛发明了条件。但在军事上,雍正并不是一位出色的统帅。他尽管取得了平定青海的成功,善后办法也非常得力,较好地处理了青海的问题;对加强全国边防也采纳了一系列有用办法。可是,他在同噶尔丹策零比赛时,因为决议计划失误、选将不妥,使清军在和通泊(今蒙古国科布多省西部山沟中)遭到了一次惨败。

康熙晚年就称誉年羹尧在平定青藏之乱中“就事明敏”。其时年羹尧是四川巡抚,不论军事,只能管一些后勤保障之类的事。康熙立即把他提升为四川总督兼巡抚,以军事为主,把平定青藏之乱的事都统起来(《清史稿·圣祖本纪三》)。

雍正元年(公元1723年),青海和硕特部可汗罗卜藏丹津,追求独领西藏和青海的妄图未遂,所以纠合诸台吉起兵反清作乱。雍正“命羹尧进讨”,并“谕抚远大将军延信及边防理饷诸大臣,四川、陕西、云南督、抚、提、镇,军事皆告羹尧”。年羹尧点名要二将,一为前锋统领素丹,一为提督岳钟琪,均授参赞大臣衔。雍正帝均“从之”(《清史稿·年羹尧传》)。

雍正二年(公元1724年),年羹尧坐镇西宁指挥,四方调度。岳钟琪颁发奋威将军,在第一线与罗卜藏丹津叛军比赛。其时罗卜藏丹津活动在青海河湟区域(青海境内黄河与湟水交汇地带,接近甘肃)。那里是甘肃进入青海的一条走廊,两头都是祟山峻岭,关口重重,易守难攻。走廊地带内,有许多厄鲁特蒙古和硕特部驻牧部落,有很多巨细头目,他们相互保护支撑,很难抵挡。

岳钟琪与诸将分道进入这一区域:(一)岳钟琪与侍卫达鼎为南路;(二)总兵武正安为北路;(三)黄喜林、宋可进为中路;(四)副将王嵩、纪成斌担任搜山。岳钟琪部抵达哈喇乌苏(蒙古语“哈喇”为黑,“乌苏”为水,地址失考),天刚亮,“番众末起,即纵击,斩干余人,番众惊走,逐之,一昼夜至伊克喀尔吉(失考)”,抓获部落大酋阿尔布坦温布。“罗卜藏丹津西窜,钟琪逐之,一昼夜驰三百里”,一同分兵一部前去封堵青海西部通往新疆的噶斯口(《清史稿·岳钟班传》)。

罗卜藏丹津“侵镇海堡,都统武格赴援,敌围堡,战六昼夜,参将宋可进等赴援,敌败走”(《清史稿·年羹尧传》)。

岳钟琪追击途中,罗卜藏丹津属下的部落小酋彭错等向他屈服。岳钟班命守备刘廷言监督他们当导游,他殿后持续追击。不久又有一位名叫吹因的小酋前来屈服,他告知说罗卜藏丹津的落脚地址距此大约只要一百五六十里。岳钟琪命暂时歇息一下,“傍晚复进,拂晓至其地。罗卜藏丹津之众方散就水草,即纵击,大破之,擒诸台吉”;罗卜藏丹津的母亲阿尔泰哈屯(哈敦)及妇弟阿宝也被俘。“罗卜藏丹津易妇人服以遁”,其难堪之状,可想而见。岳钟琪又追击到桑驼海(失考),“不见虏乃还”,余众皆乞降。岳钟琪这次反击,“班师十五日,斩八万余级”,跟从罗卜藏丹津暴乱的部落大酋都被捉拿。为了肃清残敌,年羹尧“遣钟琪等督分十一路进剿,悉讨平之”(《清史稿·岳钟琪传》)。

雍正帝的就事风格是方便、果断。不管什么事,都期望赶快有个了断,不喜欢牵丝攀藤;年羹尧有才能、有气魄,正好对上了他的要求。

六月,“以青海平定,勒石太学”(《清史稿.世宗本纪》)。雍正依据年羹尧“条上青海善后诸事,请以青海诸部编置佐领”等主张(《清史稿.年羹尧传》),对青海采纳了如下善后办法:(一)将青海和硕特等蒙古各部,模仿外藩蒙古札萨抑制,划分为二十九旗,旗设札萨克(一旗之长),旗下设佐领。各旗领袖每年会盟一次,由朝廷派驻的西宁就事大臣掌管。各旗王公台吉分班赴京朝贡(三年一贡,分三班,九年一轮)。

(二)青海境内的藏人,曾经“惟知有蒙古而不知有厅卫营伍官员”,从此在其所居之地增设卫所,在藏人中建立土司,别离颁发千户、百户等头衔,统归邻近原设道、厅及新添卫所长官统辖。

(三)改西宁卫为西宁府,设青海就事大臣。下设西宁县、碾伯县、大通卫。新筑大通、白塔、永安三城,分设总兵、参将、游击,屯兵驻扎。(四)规则喇嘛寺院规划,房舍不得超越二百间,喇嘛不得超越三百人,每年稽察两次。经过以上办法,加强了清廷对青海的统辖与操控,为终究处理准噶尔问题发明了条件。

可是,年羹尧的张狂和雍正帝的猜疑恰巧也碰到了一同。年羹尧自恃“才华凌厉,恃上眷遇,师出屡有功,骄恣”,盛气凌人到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境地。出门,侍卫军“前后引导,执鞭坠镫”;入朝,“总督李维钧、巡抚范时捷跪道送迎”;至京师,“行绝驰道。王大臣郊迎,不为礼”;在边,“蒙古诸王公见必跪”,如此等等(《清史稿·年羹尧传》)。他功也立了,人也开罪完了。

雍正三年(公元1725年)二月庚午(初二),呈现“日月台壁,五星联珠”天象。年羹尧疏贺,用了一句“夕惕朝乾”,引起雍正猜疑,大怒:“年羹尧非大意者,是直不以朝乾夕惕许肤耳。”诏降年羹尧为杭州将军(《清史稿·世宗本纪》)。三月,夺官。四月,山西、川陕、河南、直隶等各地大员及朝臣纷繁上疏,弹劾年羹尧。雍正帝谕:“羹尧谋逆虽实,而业绩末著,肤念青海之功,不忍加极刑”,派人“诏谕羹尧狱中令自裁”(《清史稿·年羹尧传》)。年羹尧,有本事,太张狂,惋惜了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indianahealthcarepro.com/news/20220624/9892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